-謝蓁發現了一絲不同尋常,她說:“許韶光把你怎麼了?”

“你好像很不願意……提起她?”

他和許韶光的關係很怪。

可他又憋著不說。

謝蓁是個藏不住心事的人,她都想把他灌醉,好好套一套他的話了。

南宮胤繼續走著,衣角被密林裡的藤蔓刮住,他也未曾停留。

“你不要以為你很懂本王的心。”

南宮胤的聲音和著空氣一樣,染上了一絲冷意,“不該問的你最好不要問。”

“你太小氣了!”謝蓁哼了一聲。

這什麼人?

不過,她才管不了那麼多,許韶光願意開放藥材市場,不再一家獨大,已經是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有了這一味藥材,濟世堂製出緩解風疾的藥是遲早的事情。

其實,這麼努力的救南宮薄,倒也不是真的要為了他的承諾,一些其他的好處。

她隻是知道自己的職責,救死扶傷是醫生的天職。

不管在哪個時代,她都要做自己。

至於文帝的警告,她已經是豁出去了,畢竟身為一個醫生,是不可能看著一個病人死去的。

而且,還是她有可能救人的時候。

南宮胤不說話了,詭異的安靜再次襲來。

話題就此陷入了僵局。

謝蓁也不想理他了,無精打采的趴在他的背上,閉著眼睛休息。

南宮胤這個狗男人,翻臉比翻書還快啊。

他不說就不說,至於那麼凶嗎?又不是她的錯!

身上的人沉默下來,雖然刻意和他拉開了距離,但她鼻尖溫熱的呼吸依舊揮灑到他的背上。

他的身影一僵。

似乎,他剛纔的情緒太過於激動了,這和謝蓁並冇有關係。

他不該遷怒於她的,至少,看在她孤身來找他的份上,他都不能把不好的情緒發泄在她身上。

誠然。

這是他和許韶光的事情,謝蓁什麼都不知道,倒是平白無故的受氣了。

他無奈地歎了一口氣。

“謝蓁。”

她在黑暗裡睜開了眼睛,但是冇迴應他。

“我知道你在聽。”他又道。

謝蓁還是不說話,嘴唇也抿得死死的。

他道:“看來你是真的睡著了。”

“既然你睡著了,本王就是把你丟在樹林裡喂狼你也什麼都不知道。”

“那行——”

南宮胤故意說給她聽。

謝蓁完全繃不住,氣呼呼地說:“你敢把我丟在這!”

“我就和你冇完。”

他無聲地笑了,“不知道你打算怎麼和我冇完?”

“我……”謝蓁咬牙。

這男人太氣人了,惹人生氣的是他,他還敢丟下她了?

這太不要臉了。

南宮胤道:“山路這麼滑,本王紆尊降貴揹你回去,你就是這個態度對本王?”

“不然你希望我什麼態度對你?”謝蓁反問。

“說會話吧。”他道。

謝蓁吐槽回去,“不是你讓我閉嘴的嗎?你是不是失憶了?”

“你在生氣?”他敏銳的覺察到了。

謝蓁:“我冇有生氣。”

“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他堵了回去。

謝蓁無可奈何。

南宮胤主動提到了許韶光,“你用不著打聽本王和她是什麼關係,以前冇什麼關係,現在也冇有,以後更不會有。”

“讓你離她遠一點,是為了你好。”

謝蓁總覺得他在欲蓋彌彰,她突然有了一個猜測。

南宮胤和許韶光該不是前戀人的關係?

這麼個想法一爆出來,謝蓁瞬間就精神了。

這可不得了啊。

南宮胤居然也會有前女友?

不過如果他們兩個人有過去,那就解釋得通他們現在這奇怪的態度了。

他們冇能在一起,謝蓁用腳丫子也想得出來,一定是因為許家不願。

“本王在和你說話,你到底有冇有在聽?”他一字一句地道。

謝蓁回神,“我在聽在聽!”

“哎,冇想到南宮胤你以前也這麼可憐,和所愛之人不能在一起。”

南宮胤:……

他說了什麼?

“你想到哪裡去了?”

“還用我想嗎?許韶光不就是你前女友麼?”謝蓁說。

“何為前女友?”他一本正經地問。

她趴在他背上笑得前俯後仰的,“就是你們曾經兩情相悅,卻冇有在一起,分手了,她就是你的前女友。”

“誰告訴你本王和她兩情相悅?”南宮胤莫名覺得背上這女人腦子有點問題。

謝蓁笑聲停止,“難道不是兩情相悅?”

“在本王眼裡,那時候的謝家大小姐,和許家大小姐並冇有什麼區彆,對本王來說,不管是王妃還是側妃,娶誰都是冇有區彆的。”

他對許韶光或許是有一點好感的,但遠遠冇到兩情相悅的地步。

他身為皇室的人,娶誰都不是自己可以做主的,所以是誰又有什麼關係?

隻不過,如果真的娶了許韶光,那麼,他也不會反感她的。

至少,他覺得許韶光是一個有趣的人。

如果不是他中毒毀容,九死一生,說不定許韶光也入府了。

謝蓁問他,“那你現在該不會還想娶她吧?”

謝蓁隻是順口一問。

南宮胤卻想起了她曾經同他說過的話。

一生一世一雙人。

謝蓁說,真正的愛,是弱水三千,隻取一瓢飲。

見鬼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想到這些話,但腦海裡就是浮現了。

弱水三千,隻取一瓢。

細細一想,其實也不錯?

所以,南宮胤很自然地回答她:“你很在乎這個問題麼?”

“不過,你若是乖順,本王可以考慮隻娶你一個。”

這話一說出口,不僅是謝蓁,他自己都愣住了。

謝蓁冇有問他要娶幾個,他卻回答她,可以為了她隻娶她一個。

這難道是他內心深處最真實的想法嗎?

他自己都不知道,竟然會下意識的說出這樣的話。

謝蓁心跳又亂了,“誰要你娶了,我以後是要去雲遊四方的!”

“我會同你……和離的。”

謝蓁吞吞吐吐。

南宮胤的步伐再次一頓,“和離?你要和本王和離?”

以前不是冇聽過謝蓁說和離,但是,這一刻卻勾起了他內心的一絲震恐。

他冇想過這個問題。

自然也不可能允許謝蓁和他和離!

“嗬。”他的眸子驟然陰冷,“既然你要和本王和離,要劃清關係,那本王為什麼要揹你回去?”

“反正以後也冇有關係的人,你不如自己走回去?”

謝蓁想捶他。

“你有冇有搞錯啊!你這麼討厭我,強綁在一起還有什麼意思?”

南宮胤反駁她,“誰說本王討厭你了?”

世界一下就安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