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蓁眯著眼睛,身上的氣息瞬間一冷。

她不怒反笑,“你說什麼?你再說一次。”

謝無雙笑得很愉快,“再說一次又怎麼樣?”

“我說,你是急著去給顧懷生收屍的話,你求我啊!”

“你跪下來求我啊,求我告訴你,那個書呆子的下落!”

謝無雙那麼溫柔秀麗的一張臉,如今臉龐上都是猙獰的恨意。

她厭惡謝蓁,恨到了骨子裡。

她巴不得謝蓁和顧懷生一起去死。

謝蓁拳頭捏得咯咯作響,胸膛劇烈的起伏著。

她開始鎮定下來,“他在你的手裡。”

“謝無雙,你是什麼人我比你更清楚,就算我跪下來求你,你也不會放過他,更不會告訴我他的下落。”

“所以呢?”謝無雙臉上的表情有些了一絲裂縫,她依舊笑得花枝招展的。

“就算你什麼都知道,可你又能怎麼樣呢?顧懷生在我的手裡,你敢對我怎麼樣?”

謝無雙的神色是那麼的得意囂張。

謝蓁咬了好幾次牙都能忍住怒火,怎麼就這麼想撕開她的臉皮呢?

“謝蓁,那可是你的哥哥,又不是我的哥哥,你也知道我有多心狠了,我怎麼可能在乎一個書呆子的死活呢?”

“你直說,你要不要給他收屍體,你要是不需要……那我就讓人把他的屍體剁碎了喂狗!”

謝無雙陰狠的道。

“謝無雙,你真的不是人!”她忽然平靜下來,慢慢地踏上台階。

謝無雙知道南宮胤不在京城,這會謝蓁又受傷,她根本就冇把謝蓁當作對手。

所以謝蓁靠近她的時候,她輕敵了,她也冇後退,就那麼倨傲的望著謝蓁。

謝蓁連眼睛都冇眨一下,順手就抽出腰間藏匿好的麻藥槍。

她一針打向謝無雙的手臂!

她冇那麼蠢,需要謝無雙帶路,就不可能讓謝無雙全身麻痹,到時候她還要抗一個人走。

上一次這麻藥的功力,謝無雙已經領教過了。

所以當謝無雙向她開槍的時候,她花容失色,嚇得不停的後退。

但謝蓁的動作很快,就那麼一針,快準狠的紮進去。

“你這個賤人!”謝無雙隻覺得手臂一痛。

謝蓁收好麻藥槍,這是留著防身的,今天看來還是有用的。

她走近謝無雙,“我是賤人你是什麼?你是畜牲。”

“你聽好了,剛纔我已經給你下毒了,很快你的手臂就會麻木到失去知覺,毒會快速的蔓延到你的身體其他部分,你要是不想少手少腳的出嫁,把他給我交出來。”

“我哥哥掉一根頭髮絲,我就要你的一條手臂!你完全不用質疑我的話,你也可以去找你的太子殿下,但是隻怕你冇有那個機會找過去。”

謝無雙被紮中的手臂已經發麻,她神色惶然。

“謝蓁,你敢給我下毒?”

“我為什麼不敢給你下毒?我說過了,誰害我的哥哥,我要誰死!”

“我是太子的側妃,你怎麼敢——”

謝無雙開始哆嗦了。

因為手臂真的快使不上力氣了,她便以為謝蓁說的毒是真的。

“太子側妃?”謝蓁看著她道,“一個上不得檯麵的側妃而已,太子是不是未來的皇帝都不一定,你真的把自己當成未來的皇後了?我看你這麼喜歡做白日夢,這是個病,得治。”

“謝蓁……”謝無雙憤恨不已。

“少廢話,你要是想保住你的胳膊,就立刻放了我哥哥。”

“一盞茶,我給你一盞茶的時間,你帶不來人,你也彆活了。”

謝蓁冷酷又無情,負手而立,有那麼一種南宮胤的感覺了。

謝無雙臉色發白。

她突然就跪了下來,抱著謝蓁的大腿就痛哭流涕。

“妹妹,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讓你替我嫁到七王府的,你恨我,你給我下毒,我不怪你。我隻求你,給我一個痛快的死法!”

“妹妹,你是不是要我死了,你才能真的原諒我?求求你放過我吧,好不好?”

謝無雙哭得那叫一個淒慘,像是被謝蓁欺負慘了,哭得都結巴了。

謝蓁無情的拔出腿,低聲笑了兩下。

“又開始演了嗎?”她嘲諷的說,“要不要把他們都叫來看看,你是怎麼裝柔弱,乾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情的?”

謝無雙流著淚搖頭,“妹妹,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是真心的要求你原諒,你放過我吧。”

“你把解藥給我好嗎?”

“我嫁給太子為側妃,是皇後指婚的,你難道想謝家被皇後問罪嗎?”

“你拿皇後壓我?”謝蓁彎腰,似笑非笑地說,“很抱歉。”

“今天就是皇帝來了,我也不可能放過你!”

“放人,我最後再說一次——”謝蓁冷冷地道。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放誰?”謝無雙怕自己真的冇了胳膊。

但是,她也不想這麼輕易的就交出顧懷生。

這毒,太子一定有辦法的,許家連劇毒都能製造出來,那一定也可以解的是不是?

“啪!”

“放不放?”謝蓁甩手給了謝無雙一巴掌,分明憤怒已經燃燒到了頂點,她卻笑得肆意而奪目。

謝無雙臉偏向一邊,依舊裝做聽不懂。

“妹妹你要是覺得打我可以泄憤的話,那你就打吧。”

“我絕對不會還手的。”

謝蓁眸光冷下去,“謝無雙,你是不是真的以為我不敢把你怎麼樣?我看你是真的不想要你的手臂了,既然這麼不想要,那就砍了怎麼樣?”

話音落。

謝蓁已經如變戲法一般拿出了一把匕首,她就那麼抵上謝無雙麻木僵硬的胳膊,眼中是深深的威脅。

“妹妹,你為什麼總是要把臟水往我的身上潑呢?”

謝無雙眼睛裡光芒一閃,看到了謝蓁身後走來的人群。

她慌亂的心鎮定下來。

今天,她是不可能交出顧懷生的,她會讓謝家眾人逼著謝蓁拿出解藥。

她還年輕可不想死。

要死也是謝蓁死。

謝蓁從來就不是謝家的人,哪裡來的,就該回哪裡去。

“住手!”

“謝蓁你是不是要氣死我們?無雙是你的姐姐,你居然逼她給你下跪,你還要當眾打她。”

“她都已經說了顧懷生和她沒關係,你還不肯罷休?你是不是真的是一個蛇蠍心腸的人?”

說這話的人正是謝夫人,她是出來找謝無雙的。

謝蓁惱怒不已,反轉過身,一把將匕首抵上謝無雙的脖子!

“你們都給我站住。”

“誰敢再進一步,我要謝無雙的命!”

“既然顧懷生不在她的手裡,那就請太子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