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幕城停留了一晚後,一行人便不在停歇前往最終目的站皇都。

“孃親親,我們到了皇都是不是就能見到玄觴啦?”

北辰善兒問著。

一旦見到了玄觴,找到瞭解開離魂大陣的法子,他們就要回到七國。

那墨仙哥哥怎麼辦,是和他們一起回去,還是留在這兒?

善兒很是認真地思考著問題,墨仙哥哥就像他們親哥哥一樣,她們真的不想分開……可白家有墨仙哥哥牽掛的人。

鳳無心搖了搖頭,輕輕地拍著善兒的頭,她知道女兒在想什麼。

這個問題以後再說,等到那時候,小白去留的問題他自己來決定。

……

從幕城前往希靈帝國皇都,耗費了一個半月的時間。

這還是日行幾千裡的良駒,若是換成尋常的馬,怕是時間要翻幾倍了。

終於,希靈帝國皇都到了。

單單城門就有十餘米的高度,還鑲嵌了金銀作為點綴,看的鳳無心和北辰善兒母女二人眼睛bulingbuling的閃爍著光芒。

“彆想,也彆惦記。”

老王頭打斷了母女二人的幻想。

曆史上想要盜取城門金子的人冇有十萬也有八千,結果那些人都被斬首示眾,此後便再也無人敢打城門上的金銀主意。

“你們是來比賽的,不是來盜竊的。”

王天賜提醒著鳳無心收起心思,況且她代表著的是白家。

因為私鬥的事情白家已經淪為輿論風口上的談資,可千萬彆因為盜取城門金在讓白家造人笑話了。

“瞧你說的,好像我鳳無心是個十惡不赦的強盜似。”

鳳無心給了老王頭一個大大的白眼。

她可是遵紀守法好公民,是一個賢良淑德的好妻子,是一個溫柔善良的好孃親。

再說了,她傻呀,在光天化日之下偷東西,這種活兒不得晚上穿個夜行衣行動才方便麼。

“你不是麼?”

王天賜反問著。

這天下間怕是找不出第二個比鳳無心還要猛的女人了,說她是強盜都是在羞辱強盜兩個字。

馬車緩緩行駛過高高的城門。

鳳無心還是不是的回頭看去,眼中透著不捨。

這要是搬走的話準發達了。

就在馬車即將抵達皇都白家大宅之時,一列官兵突然出現,將眾人攔下。

“???”

王天賜擰著花白的眉頭,不解的看著眼前的士-兵。

“三皇子到。”

此時,士-兵一聲高唱,一輛奢華的馬車從對麵行駛而來。

凡是馬車路過之地,兩旁的百姓們紛紛跪下。

希靈帝國三皇子的馬車停了下來。

馬車裡,玄天冥輕輕地揮舞著手中的摺扇,透過珠簾,看向對麵馬車中坐著的鳳無心。

“許久不見了。”

聲音響起。

眾目睽睽之下,一身華服俊美的男人走出馬車。

看到玄天冥的那一瞬間,王天賜和趙全麵色一沉。

怎麼是他!

“白家趙全見過三皇子。”

趙全下馬,單膝跪在地上行著禮。

王天賜身為希靈帝國的強者,自然不用和趙全一樣單膝跪地,但禮節不能免。

下了馬車,王天賜俯身點頭。

“三皇子。”

“自從十年前的武鬥會後,本宮便再也冇有見過天賜大師父。”

一抹自認為俊朗的笑意浮現在唇角,玄天冥冰冷的目光再次看向馬車中的鳳無心。

在玄天冥看向鳳無心的時候,鳳無心也看著玄天冥。

總覺得這人眼熟,可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正在思考之時,一隻小手拽住了她的裙襬。

“孃親,我肚子好餓。”

咕嚕嚕~~~

北辰善兒的小肚子響了起來。

“走,咱們吃飯飯去。”

鳳無心抱著善兒下了馬車,想要抱北辰熠北辰安下車吃飯之時,又被兄弟倆拒絕了。

“孃親帶著善兒去就好,兒子還有些課業冇有做完。”

“嗯。”

北辰安嗯了一聲,代表著相同的意思。

“……崽崽!!”

鳳無心多多少少有些傷心。

粗略得算一下,她已經被倆兒子拒絕了不下七八次了。

“不要嘛,就陪著孃親去吃好吃的,孃親想和熠兒安兒和小白一起吃飯飯。”

“是呀是呀,善兒也想和大哥哥二哥哥墨仙哥哥一起吃飯飯麻。”

娘倆撒著嬌,北辰熠北辰安和白墨仙三人看了彼此一眼,三人均是無奈的歎了口氣。

“孃親,兒子當真還有些課業冇有完成,下一次可好。”

“嗯,下次一定。”

“師孃帶著善兒去便可,師父有領讓我背完這些書。”

白墨仙指了指身邊一摞高的書籍,不忍心的拒絕了鳳無心和善兒的邀約。

給熠兒安兒和白墨仙留作業的是北辰夜,感受著妻子的埋怨的目光,某王爺秒慫不帶打岔的慫!

“陪你們孃親師孃吃飯去。”

“爹爹。”

“師父……”

要他們在規定時間內完成課業,完不成受罰的是您。

現在讓他們陪著孃親吃飯,不去就被恐嚇的還是您。

做爹爹的不可太雙標呀!

“孩子要有自己的童年,拔苗助長要不得!”

“是,夫人教訓的是,為夫錯了。”

北辰夜跳下馬車,一手一個拎著北辰熠和北辰安兄弟倆,白墨仙很是自覺的跟著下了馬車。

眾人麵前,隻見一家五口和白家少主全然無視三皇子走進一旁的酒樓。

“……”

話說,這一家子人這麼勇麼?

三皇子親臨鳥都不鳥一眼,一心隻顧著乾飯?

被無視的玄天冥眼底寒意更濃,大手一揮,侍衛長帶兵前往酒樓。

“將人帶出來。”

侍衛長與一眾士-兵還未動身,便被王天賜攔住了。

“三皇子海涵,他們夫妻倆是外來蠻夷,不懂得咱們希靈帝國的規矩,若是衝撞了三皇子老夫代為道歉。”

老王頭不知道玄天冥出現的原因,但身為三皇子的他絕不是善茬,定是想利用夫妻二人做些什麼。

“天賜大師父言重了,本宮隻是想與他們夫妻二人聊聊武鬥會的事情。”

玄天冥不說還說,既然說出事情事關武鬥會,王天賜更不可能讓他算計夫妻倆了。

“太子殿下到!”

就在此時,另一道禮唱聲響起。

“……”

看著漸漸出現在視線中的馬車,王天賜扭頭不解的看著趙全,趙全也聳了聳肩表示自己啥也不知道。

今天都是什麼日子,三皇子太子相繼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