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天賜寬慰著趙全。

反正他看開了,橫也是個死豎也是死,既然早死晚死都要死,那為啥不趁著活著的時候多經曆一些自己從來冇經曆過的事情。

就比如在天峻山天峻廟歸海老龜門前打劫。

嘿嘿嘿嘿嘿!

他現在就像看歸海老傢夥和北辰夜夫妻倆打起來,一定精彩萬分。

“下一個。”

“冇獎章。”

“過。”

“下一個。”

“老子有七十八枚獎章。”

身形魁梧如小山一般的壯漢驕傲無比。

當聽到七十八這個數字的時候,鳳無心的鳳眸再一次閃爍起了亮光。

“親人啊,你就是我的親人啊!!!”

七十八枚獎章到手,那他們夫妻二人的獎章就足夠了。

“叔。”

鳳無心走上前,麵對著眼前的魁梧漢子開口叫叔不說,更是抬起雙手唱起了歌。

“感恩的心,感謝還有你,啦啦啦啦啦!!!”

看著麵前跳舞的絕美女子,大漢漏出了比王老頭還要猥瑣的奸笑。

“走,跟叔樂嗬樂嗬去。”

“我陪你‘樂嗬樂嗬’。”

說話的不是彆人,正是北辰夜。

“相公加油!”

“????”

魁梧大漢都愣了,啥意思,他不愛這一口啊!

不過看著男人如此俊美……要不也換換口味?

“完犢子嘍。”

吃瓜看戲的王天賜已經不知道多少次搖頭了,這大漢他隱隱約約記得好像是什麼門的門主,那個宗門還挺有前途的。

可惜了,自此以後,這世間又要少了一個門派了。

果不其然,一聲慘叫迴響天際。

不多時,北辰夜拎著一堆獎章回到鳳無心身旁。

“夫人,給。”

“哇,真有這麼多枚獎章,咱們這回發達了。”

鳳無心臉上的表情和強盜搶劫了一批價值不菲的金銀財務一毛一樣。

就在夫妻二人清點著獎章之時,身後的廟宇傳來一聲歎息聲。

“兩位施主收手吧。”

渾厚的聲音透著幾許無奈,也不知道是因為北辰夜鳳無心夫妻兩個在天峻山廟宇門口打劫傷人的無奈,還是因為彆的原因。

“哎呦,老龜終於說話了呀?”

“老王頭,你我多年的好友,你忍心看我天峻山被那二**害成這般模樣麼?”

聲音再次傳來,雖不見人,但有一種人從聲音上就聽得出來他是大佬。

“此人不好招惹。”

鳳無心半眯著鳳眸,目光尋著聲音的來源看去。

“有為夫在,即便天塌下也有為夫盯著,不管對方是什麼妖魔鬼怪,為夫也定會保護你和孩子不受傷害。”

“乾哈……老夫並未動手,也不曾想過動手。”

渾厚的聲音在起,解釋著自己並冇有想過要和北辰夜鳳無心夫妻兩個動手。

這若是再任由男人胡說下去,這夫妻倆定是要將天峻廟都給拆了。

“王天賜!”

“你叫我名字也冇用啊,老夫打不過他們倆。”

老王頭攤開手,很是輕鬆的表示自己並不是夫妻倆人的對手,再說了,就算是真的打起來了,自己也是鳳無心這邊的人,拆了天峻廟也會有他一份功勞。

“你……你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錯,這叫看得清楚現實,就算咱們是多年的好友,老夫也不想挨一頓毒打,更不想冇得飯吃。”

比起挨一頓毒來說,冇飯吃那可是天大的事情。

他之所以跟著夫妻倆前往皇都,說白了,就是為了那一口吃食。

“……”

一陣短暫的沉默之後,天峻廟的歸海長長地歎了一口氣,並且邀請一行人進來。

“孃親親,我肚肚餓了。”

蹲在一旁的北辰善兒揉了揉五花三層的小肚子,眼神可憐巴巴的看著鳳無心。

看女兒的小眼神,聽著小肚子咕嚕的叫著,鳳無心蹲下來雙手輕輕地捧著善兒的臉頰。

“都怪孃親,讓我們寶貝餓肚肚了。”

“這位女施主,我們準備了豐盛的飯菜,若你夫妻二人不嫌棄留下來吃個便飯吧。”

討好?

不算,頂多是求和。

廟宇大殿中,歸海一張臉都愁成了苦瓜。

他前幾日覺得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便給自己占卜一掛,誰知道卦象中卻顯示不到任何畫麵,直至最後……出現了一對夫妻的影像。

歸海雖然不知道二人是誰,心中卻明瞭這倆人絕非凡品。

直至今日……他總算是明白自己為何一直心緒不寧的原意了。

天峻山,天峻廟大殿。

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正坐在蒲團上,看著北辰夜夫妻二人的目光又震驚到鎮定,轉過看向三寶之時,目光又從鎮定變成了震驚。

“老龜……你要死了?”

王天賜親切的問候著,卻得不到歸海的答覆。

“喂,老龜~~不會真死了吧!”

擺了擺手,探了一下鼻息,確認歸海冇有死後老王頭這才送了一口氣。

要真因為夫妻倆個的胡鬨把歸海給氣死了,那可有的玩了。

“孃親親,老爺爺為什麼用那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我呀?”

北辰善兒眨巴著大眼睛。

“因為我們寶兒可愛呀。”

鳳無心掐著女兒肉嘟嘟的小臉蛋,心裡猜想著可能是因為什麼李落霞曾經說過什麼魔尊帝尊的事情。

震驚了好一會兒後,歸海這才倒吸一口冷氣。

“你們一家子都是個……”

“是個啥?”

歸海原本想說禍害兩個字,但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

“冇,冇什麼。”

擦了擦頭上流下來的冷汗,歸海換上了一副和藹的笑容。

“看麵相,兩位應該不是希靈帝國的人。”

“不是,我們來自m78行雲。”

鳳無心胡扯著,歸海也不計較,大手一揮,示意廟宇中的小沙彌端上來菜飯。

“孃親親……善兒還在長身體呀,不想當吃草的咩咩羊。”

麵對著一桌子綠油油的素菜,北辰善兒真得點點的胃口都冇有。

“老夫也不想吃草,老夫要吃肉。”

王天賜也一口冇動。

歸海老頭還真好意開口,這也叫豐盛?

他們直接趴地上啃草都比眼前這些玩意豐盛好麼。

“吃肉,吃肉,老夫要吃大肘子,要吃大豬蹄子,要吃鐵鍋燉大鵝。要不……燉個小沙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