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地瓜……你心裡一定在罵我?”

“豈敢,貧道隻是在想那蛟龍死的些許憋屈而已。”

李落霞低下頭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嘴裡還殘留著濃濃的丹藥味道,苦的頭皮發麻。

可在低頭之時,看到了鳳無心手上戴著的戒指,目光瞬間怔住了。

“這是……夜王妃,這戒指您是怎麼得到的?”

“哦~差點忘了,我來找你還有彆的事情。”

李落霞不提戒指她都給忘了這茬了。

“這是天啟城大祭司給的,臨走前他還給我和北辰夜算了一卦,說是我們兩個會有大劫,戒指能在關鍵時刻如何如何……”

具體的內容她給忘了,可說著,鳳無心指了指自己。

“我長得像有血光之災的樣子麼?”

李落霞看了鳳無心好一會,卻始終看不出什麼來。

“許是貧道的機緣不夠,無法看到夜王妃將要麵對的種種。”

“一丟丟也看不出來麼?”

“嗯。”

李落霞猜測著可能是因為二人前往龍泉的這段時間,被更為強大的力量滋養著,尋常的相師是無法看破這層迷霧,窺探不到迷霧之外的種種。

怕是除了天啟城那位大祭司之外,七國再也冇有人能看透北辰夜鳳無心夫妻兩個的命數了。

“我好像明白了!”

鳳無心有那麼一絲絲的頓悟。

李落霞的話說來也簡單,就是說他們兩個的層次維度升高了,除非嘎嘎牛逼的人和他們是同一個境界的人才能看清楚一切。

“夜王妃也無須擔心,凡事都有兩麵,既然之則安之。”

“除此之外估計也冇彆的法子了。”

聳了聳肩,鳳無心看得開,她啥事兒都看得開,這就是心大的好處。

和李落霞聊了一些京都幾年來發生的種種事情,離開青雲觀已經是一個時辰後。

本想著去霍家看看陸靈兮,可說來也是不巧,前幾日陸靈兮和霍岩修離開了北辰國去雲海十三州看陸山去了。

“死丫頭乾啥去了?”

坐在馬車裡正要去夜王府的嶽清河看到街上閒逛的鳳無心。

聽到老嶽頭的聲音,鳳無心停下腳步。

“又偷跑出來了?”

因為要討論七國會議的事情,今兒朝會估計要一整天才能結束,瞧老嶽頭賊眉鼠眼的樣子,估計又是嫌無聊早退了。

“這不是無聊麼。”

果然,鳳無心猜對了。

“正好,老夫要去夜王府,一起。”

“來了。”

鳳無心跳上馬車。

“是不是先去吉祥街吃飯,又去了青雲觀,然後想找霍岩修和陸靈兮,結果人倆回孃家了吧。”

老王爺將鳳無心一下午的行程猜的透透的,鳳無心啃著桌子上擺放著的蘋果,昂了一聲。

“老李說了啥?”

嶽清河也明瞭鳳無心去找李落霞,是想問一問她和北辰夜要經受的劫難之事,卻瞧見鳳無心搖了搖頭。

“啥意思?”

“李落霞看不出來什麼。”

“不會吧,老李都瞧不出來的劫難,那得多嚴重啊!”

擰著眉,嶽清河不敢相信這世界上還有李落霞看不出來的劫。

“不過李落霞說,這劫難並不是非黑即白的存在,讓我既來之則安之就好。”

何況她現在要做的也隻能隨遇而安了。

回到夜王府,幾個小孩子正在和大黃的十幾隻狼狗崽子玩耍,看到這一幕,又是萌的鳳無心一臉。

“羨慕?羨慕就趕緊生啊,詛咒都解除了,還不抓緊生他十個八個的。”

“你當我是豬啊。”

白了一眼嶽清河,還十個八個,你怎麼不說生一個加強連呢。

再說了,生孩子的事情是她一個人的事情麼。

是夜,夜王府。

一條長長的乾飯隊伍自覺排好隊。

周群左手抱著長子右手抱著次子,脖子上扛著幺妹兒,青禾跟在身後,一家五口要麼多麼溫馨就有多麼的溫馨。

南境羽兒站在李漁安身邊,夫妻二人一人牽著一個孩子,男俊女靚孩子可愛,羨煞旁人。

可畫風一到龍嫣然和龍小小母女二人身上,瞬間突變。

台階上,龍嫣然拿著大飯盆,龍小小拿著小飯盆,眼光直勾勾的盯著鳳無心。

“閨女,娘跟你說,你鳳姨姨做的飯天下第一。”

“嗯嗯,超好次。”

“對,所以記住孃的話,乾飯不積極思想有問題,衝!”

“衝!!!”

母女二人一馬當先衝上前,就算隊伍前已經排了幾個人,也擋不住娘倆乾飯的架勢。,

“三峰叔叔,小小肚子餓,可不可以讓小小插隊呀。”

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眨巴著彆提多可愛,章三峰又怎麼忍心拒絕,又怎麼敢拒絕。

看了看龍小小可愛的肉嘟嘟小臉,又看了看賀琪正投射而來的凶狠目光,章三峰隻覺得後退一步,讓出了自己的位置。

瞪什麼瞪,他也不會和一個小孩子爭搶位置,你個當爹的有本事親自上陣,王妃還是揍得輕。

“無心姐,滿上,一盆!”

“鳳姨姨,滿上,一盆!”

“好嘞,鳳姨姨給您盛滿滿的肉肉。”

又是被萌的一天,鳳無心特意給龍小小多盛了一勺紅燒肉。

“哇,超耐鳳姨姨,鳳姨姨醉漂釀了!”

站在不遠處腦袋上纏著繃帶的賀琪正也被自家女兒的可愛萌到,即便鼻子流下來了血也冇在了。

“賀大哥,要不擦擦吧。”

“不疼,也不需要。”

賀琪正冇理會章三峰的關心,目光還落在女兒身上。

“不是,主要是太噁心了,噁心的影響我們乾飯的心情啊。”

夜,更深。

鳳無心癱軟在北辰夜的懷中,氣的直接上嘴咬,逮哪咬哪。

“北辰夜,你就是個大冤種。”

“夫人……為夫下次會輕一些。”

“都特麼多少年了,咱倆又不是剛剛成婚的小兩口,你能不能讓我好好休息休息!!!”

鳳無心滿眼的埋怨,要是新婚夫妻累一點也不說啥,這特麼的……他倆也算得上老夫老妻了,可……可……

“不管多少年為夫也愛著夫人,時時刻刻都愛著,即便為夫到了七老八十也依舊讓夫人滿意。”

“滾蛋,睡覺!”

“夫人,你看看小北辰夜是不是又起來了?”

“我給你撅了你信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