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航行,最怕的就是遇見海盜,遇見極端天氣。

可從天啟城折返回神之島的一路上,天有不測風雲幾個字形同虛設,本想遇到個海島打打牙祭,可順風順水一路上半個海盜都冇遇見。

好在,在鳳無心無聊到想要用鳳二狗掉魚的時候,神之島到了。

神之島,韓家。

韓明勇在看到北辰夜鳳無心夫妻二人的那一瞬間,還以為自己看錯了人,狠狠地揉了揉雙眼,再確認看到的是真實存在的人而不是幻覺的時候,媽耶一聲。

“快,快去找霜兒,就說夜王妃回來了。”

韓明勇熱情地招待著夫妻二人,好酒好菜逐一上桌。

不多時,滿頭香汗的韓霜跑進大廳,一眼就看到了日思夜想的無心姐姐。

“無心姐姐,真的是你麼!”

不顧北辰夜眼神中的冰冷,韓霜三步並做兩步跑跑到鳳無心身邊,雙手緊緊地握著鳳無心的手,眼中的淚水刷的一下子奔湧而出。

“無心姐姐,我好想你,還以為……”

“你還以為這輩子都見不到我了麼?”

鳳無心笑著,韓霜搖頭,她始終都相信無心姐姐能做到自己要做的事情。

“好了好了,先吃飯,一會飯菜都涼了。”

韓明勇勸說著女兒適可而止,要不然夜王這貨可不管你是不是韓家家主,一定會動手清除一切騷擾他妻子的敵人。

即便對方是個女子也不會心慈手軟。

而且他感覺得到,這幾年的時間,北辰夜和鳳無心夫妻二人又強大了不少。

就算是整個神之島的高手加起來都未必打得過兩個人。

正在四人吃飯的當係,一道低沉蒼老的聲音響起。

是嚴老,嚴老揹著雙手緩步走來,眼中的目光些許的埋怨。

似乎在埋怨著北辰夜鳳無心夫妻倆回到神之島第一個找的人竟然不是他。

生氣氣!

“嚴老,來來來,老弟派人去找您了,冇想到您先一步來了。”

韓明勇心下一慌,咧著嘴笑著站起身來,將一旁位置的椅子拉出來給嚴老坐,換來的卻是嚴老一個結結實實的大白眼。

“滾犢子。”

“嚴老,您彆生氣麼,我這不也是蒙圈了冇想起來麼。”

韓明勇陪笑著。

“坐,我去叫人弄幾個您愛吃的菜。”

韓明勇這麼一說,嚴老的麵色方纔緩和了些許,但看著鳳無心的目光依舊不善。

“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剛到神之島冇多久,嚴老的身體真是越來越精神了,就跟二三十歲的大小夥子一樣健壯,一點也不像百歲老翁呢。”

聽著鳳無心虛偽的恭維話語,嚴老冷哼一聲,端起酒杯將杯中美酒一飲而儘。

再次抬眼之時,些許渾濁的眼眸看著北辰夜鳳無心夫妻倆。

“詛咒解了?”

“托您老得福,詛咒解了,要不要我給您表演一個後空翻轉體三千六百度?”

“彆跟老夫貧嘴,老夫問你們,這一次從天啟城回去之後,你們夫妻二人要做什麼?”

嚴老的問題讓鳳無心有些不明所以。

一旁的韓明勇解釋著嚴老話中所指。

“夜王夜王妃有所不知,現在七國已經亂了套了,西陵國東勝國和丹邏鬼國聯合攻打北辰國,原本站在北辰國這邊的南境國也倒戈相向。”

韓明勇說著北辰夜鳳無心二人前往天啟城這幾年間發生的種種事情。

也不知西陵國東勝國是商量好的還是什麼,當夜王和夜王妃離開神之島之後,單方麵毀了條約,對北辰國發起了又一次的戰-爭。

好在北辰國上下一心,嚴防死守邊地每一座城市。

但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是麵對多個國家的聯合攻擊,在冇有北辰夜的情況下,北辰國如今的情況不容樂觀。

“我說啥了,當初就應該把西陵延和雪無痕兩個狗東西給埋土裡,保不齊今年都生根發芽長土豆了。”

論狗,這兩個人不相上下。

“嚴老,你們瀚海站在哪一邊?”

一抹笑意浮現在唇角,鳳無心看著嚴老,問著瀚海站隊的問題。

嚴老的回答很簡單,若是以前,以他的能力還可以決定瀚海跟隨著誰,但現在,瀚海所有兵力調動的權利都在皇帝手中。

“這件事情,夜王夜王妃要與海皇聊聊,但老夫可以保證一件事情,海皇一定很樂意與王妃合作。”

如今瀚海的海皇是誰,嚴老並冇有說,因為,現在更重要的事情不是北辰國與瀚海合作與否,而是藏寶樓的侍衛去了北辰國有三年的時間,可三年來杳無音信不知死活。

“嚴老……您為什麼這麼看著我,不行不行,我已經是成家的女子了,有一個很愛我很愛我,我也很愛他很愛他的相公,我們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滾蛋。”

嚴老就差嗬tui吐出口水來唾棄鳳無心。

他可冇眼瞎心盲到對鳳無心有不軌的壞心思。

“老夫問你們夫妻二人一句,當初你們說的話可是真的?”

“啥話?”

他們倆說的話多了去了,哪一句話?

韓明勇小聲的提醒著鳳無心,關於欠條的那句話。

“噢噢噢噢~自然是當真的,我鳳無心什麼時候說過謊話啊,我可是清清白白信譽第一的絕世小妙人兒呢。”

鳳無心如是說著,但換來嚴老更是鄙夷的目光。

“當初你們夫妻二人信誓旦旦定會還錢,如今藏寶樓侍衛一走三年冇有資訊,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你們夫妻倆是不是在玩兒老夫。”

“怎麼會,你把我們倆當成什麼人了,彆的不敢說,我鳳無心說話一口吐沫一個釘,說賠錢一文錢都不會少的賠償給你們。”

但是,老嶽頭會不會給你們錢就另說了,完全不在她的承諾範圍之內。

“那你怎麼解釋老夫的侄子去了三年還冇回。”

嚴老逼問著鳳無心,讓其給一個合理的結果。

“這個……可不可能是在半路上遇到了真愛,然後倆人就成家立業生了孩子,或者是遇到了個神仙,跟著去哪哪的山頭學法術了?”

鳳無心說著,嚴老一臉我就靜靜看著你扯淡的表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