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無心見過形形色色的人。

隻手摭天的王者,街邊乞討的瀕死乞丐,為了利益背後捅刀的成功人士,不犧獻出生命為國捐軀無畏的戰士等等等等。

高的,矮的,胖的,瘦的,美的,醜的……

而元柔兒屬於乾乾淨淨的一朵小白花,善良溫柔又堅韌,是她最羨慕也最遙不可及的那一類人。

再加上當年的事情,她也算替原主償還了元柔兒的恩情。

嘿嘿,雖然是有償~~~

二人聊了一會後,在藥的效用下元柔兒睡了過去。

鳳無心起身離開,誰知在回嶽王府大廳的路上遇見了霍恩。

“夜王妃。”

霍恩見鳳無心直接無視他的存在,幾步上前擋住了去路。

高大的身影遮擋著陽光,將鳳無心較小的身影籠罩在陰影之下。

“好狗不擋道。”

鳳無心抬起頭,看著比自己高出一頭還要多的男人,滿臉寫著莫挨老子的厭煩表情。

原本心情好好地,一看見這貨就想起被北辰夜坑了的四萬三千六百兩,更鬨心。

“我有話和你說。”

“抱歉,我不想聽。”

鳳無心想要繞過霍恩,卻見霍恩側身一步再次擋在前路。

“夜王妃,我知你心中對我有所不滿,但有些話我還是想和你說清楚。”

“嗬~”

鳳無心雙手端著肩膀,冷笑出聲。

“我對你有所不滿?霍少卿未免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在這之前我連你是哪個村兒的豬都不清楚。”

要不是北辰夜告訴自己霍少卿的身份,她壓根想不起來原主還有這麼一段不堪回首的記憶。

真當自己是菜地裡糞澆的大蔥了不成。

嗬,tui~

而麵對著鳳無心的冷嘲熱諷,霍恩苦笑出聲。

“在我的印象裡,鳳無心是一個膽小懦弱目不識丁的女子,而你的聰明你的果敢你的無畏,與我認識的那個人完全不符。”

霍恩說著自己對鳳無心的懷疑。

他認為原來的鳳無心被人綁架了,現在的鳳無心隻是一個冒名頂替易了容的女人。

他想知道原來的鳳無心在哪裡,就算是死了也想知道她的屍體被埋葬在何處。

“所以,霍少卿這份突如其來且毫無意義的關心目的為何?為了你一時興起的正義感?”

“不,我隻想得到一個明明白白的答案。”

霍恩想知道鳳無心當初對他說的那句話,真實的含義是什麼。

為何說他猜對了,又說他猜錯了。

“答案?什麼答案,當日在宮門前我說的還不夠明白麼?”

“你到底是誰的答案。”

霍恩一步上前,高大的身影壓製而來,如炬的目光盯著鳳無心,就像在審問著犯人一樣,想要看透她隱藏著的一切。

“好吧,既然你執意想知道,我告訴你便是。”

鳳無心歎了一口氣,招了招手示意霍恩俯身上前,輕聲在他耳邊說道。

“我是嫩爹。”

四個字落下,明顯可見霍恩眼角抽搐著。

而功成身退的鳳無心笑著轉身離去,瀟灑的背影漸漸消失在一片白雪的儘頭。

天,又下起了瓢潑大盆……瓢盆大潑……盆瓢鍋潑……,又下起了嗷嗷大的雪。

但是,這一點也不影響某人的心情。

“王爺。”

鳳無心的眼神兒瞪得像銅鈴一般,還bulingbuling的泛著亮光。

正看著書的北辰夜,被某女人炙熱的目光盯得擾亂了心神,轉過頭,便對上了鳳無心近在咫尺的大臉。

“嶽清河給了我多少診金,快說嘛快說嘛!!!”

鳳無心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嶽清河給了多少錢。

五千兩?

六千兩?

還是一萬兩?

嶽清河可是嶽王爺,出手自然不會扣扣搜搜。

“錢在盒子裡,愛妃自己數就知道了。”

“盒子,這個盒子?”

鳳無心指著桌幾上擺著的四四方方木盒子,天知道這裡裝的是錢,她特麼還以為是誰的骨灰盒呢。

不過,看這麼大的盒子,裡麵少說也有個萬八千兩。

發達了,發達了!!!

“淡定,鳳無心你啥場麵冇見過,彆激動,加油!你是最棒的!”

鳳無心平複了一下激動心情後,伸出顫抖的小手緩緩打開了盒子上的木蓋。

一瞬間,金光四起,聖潔光芒直衝雲霄。

“這……這莫非就是傳說的金條!金閃閃的光澤,無與倫比的觸感,好耀眼!我……我不能呼吸了!!!”

鳳無心捂著自己的心臟,那矯揉造作的模樣戲精十足

“既然這些世俗之物害的愛妃呼吸不暢,本王命人送還回去罷了。”

“汪~~~”

鳳無心一個猛狗撲食,將裝滿金銀珠寶銀票瑪瑙的箱子護在身底。

“這是我光明正大掙來的診金,誰跟我搶我淦誰姥姥!”

今兒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彆想從她手裡搶走一分錢。

看著鳳無心貪財又護食的樣子,北辰夜眉梢一挑,手中落下的書抵在了盒子上。

“若說這錢也有本王一份,愛妃怎可全部占為己有。”

“王爺這話說的忒不要臉了,是我給元柔兒接生的。”

人不怎麼樣,要錢要的挺積極,呸!

“冇有本王帶著愛妃去嶽王府,為愛妃守著房門,愛妃又怎麼有機會接觸到元柔兒,更為其接生呢。”

北辰夜以書代手,將盒子勾到了自己麵前。

“所以,愛妃掙的錢理當有本王一半纔是。”

“嗬~~”

“王爺帶著我去嶽王府不假,但出人出力的是我,王爺最多算是個背景板NPC。”

鳳無心把盒子拉回到自己身邊,拿著蓋子把盒子蓋得嚴嚴實實,生怕會被北辰夜搶去一樣。

“錢,我是不可能給你的,王爺就死了這個心吧!但念在王爺也算有苦勞的份上,晚上我倒是可以犒勞犒勞王爺!”

“哦?那本王便拭目以待了。”

……

……

……

夜王府,柴房小院。

一座臨時搭建的簡易帳篷,一張破舊的小桌幾,兩把吱嘎吱嘎作響的小木凳,再加上一口架在篝火堆上,咕嘟嘟冒泡泡的大鐵鍋。

以及守在鐵鍋旁邊,等待乾飯的兩個人。

“這就是愛妃所說的犒勞麼。”

“不然嘞?王爺還以為我會用身體來犒勞你呀,淨想好事兒呢。”

鳳無心吸溜著哈喇子,迫不及待的解開了鍋蓋。

“噹噹噹……鐵鍋燉大鵝出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