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朝的路上。

坐在馬車邊邊的鳳無心拿著白色小瓷瓶,一邊喝著一邊偷瞄著看書的北辰夜。

那表情像極了情竇初開,暗戀男神的小姑涼。

“那個……哎呀!怪不好意思的,人家也是第一次開口。”

鳳無心捂著臉頰害羞的很。

“王爺,就是那個……那個……”

那個那個了半天也冇那個出什麼話來,鳳無心看了一眼北辰夜,又是咬著唇角扭過頭去。

“愛妃有什麼話,但說無妨。”

放下手裡的書,北辰夜看向欲語還休扭扭捏捏矯揉造作的鳳無心,等著她的下文。

“那……王爺讓我說我可就說了。”

調整好自己的心態麵對北辰夜,鳳無心雙手一圈一圈的揪著衣角,在吐出一口氣後終於開了口。

“*%&¥#%¥%¥#@給我吧。”

話說的極快,就像嘴裡含著七八百頭豬似的,北辰夜隻聽到給我吧三個字。

“愛妃何意。”

“王爺答應給我的百年份火靈芝老山參和鳳凰卵,人家也是第一次催王爺還債,不好意思啦~~”

鳳無心的扭捏以及種種矯情的神態隻為了催債。

彆管她是昏迷了一天還是三天,她可清清楚楚記得替北辰夜隨了四萬三千六百兩的禮份子的事兒。

兩個人也當著眾人麵前拉鉤鉤,北辰夜用火靈芝老山參和鳳凰卵來代替四萬多兩的債,所以她怕某王爺忘了,就簡簡單單的提醒一下而已。

“本王確實答應過,會給愛妃一份百年火靈芝老山參和鳳凰卵。”

北辰夜端起茶杯薄唇抿了一口茶水,目光微挑再次看向鳳無心。

“但並非是現在。”

“那啥時候?王爺給個準確的時間唄。”

她已經解開蠱毒解藥的方程式,其中三種藥草為重中之重,其中之一便是鳳凰卵。

而且,她發現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身體裡的蠱毒就像是一把複雜的鎖,每服用一種解藥,就像是打開其中的一道鎖。

簡單來說,她不需要將所有的解藥湊齊一起服下,找到一味解藥吃下去就可以就可以開啟一道枷鎖,直至吃下最後的解藥,便可以完完全全清除蠱毒。

但……這種解毒的方式有好處也有壞處。

一旦開始吃下解藥,解毒的過程不可逆,得需在三個月內徹底的解開蠱毒,要不然便會被蠱毒反噬暴斃而亡。

“愛妃莫急,百年份的火靈芝老山參還需九十九年才能成熟,至於鳳凰卵也要等到九十七年方可結果。”

“王爺……你是在逗我玩麼?”

在聽到北辰夜這一番理所當然的言語後,鳳無心瞪圓了雙眸湧出熊熊的怒火。

還九十九年,九十七年,她在北辰夜身邊能安穩的活個九天七天,就**的燒高香了。

這孫賊從開始就擺明瞭耍她玩!!!

“火靈芝和老山參,王爺自己留著下葬時候陪葬用去吧,還錢~四萬三千六百萬兩!”

她不要火靈芝,不要老山參,不要鳳凰卵了,現在的她就要錢。

狗幣無良北辰夜,還老孃血汗錢!

“本王不欠愛妃任何銀錢,又何來還錢一說。”

“怎麼不欠?嶽王府二公子結婚的禮份子還是我給你墊上的,那麼多人都看著呢,你不能賴賬。”

鳳無心大有一副你不還錢老孃就和你拚了的架勢,可某王爺依舊不緊不慢以及絕不還錢的淡定,欣賞著某女人炸毛的表情。

“本王身為北辰國的夜王從未賴賬。”

說著,北辰夜抬起左手,絲滑的衣袖緩緩落下,漏出了一道清晰可見的牙齒印記。

“本王負傷在身,四萬三千六百兩銀票就當愛妃傷了本王的醫藥費,精神損失費等費用,何來賴賬一說。”

“我以為你要扣我眼珠子我才咬你的,不作數,還錢~還我血汗錢!!!”

情到激動時,鳳無心揪著北辰夜的衣領子一遍遍的哀嚎著還錢。

此時,馬車停了下來。

隻不過,馬車不是停在了夜王府門前,而是停在了嶽王府門前。

嶽清河,嶽雲澤和嶽雲霄以及管家一眾人,已經等在門前許久。

看到夜王府的馬車停下,嶽王府的管家幾步上前,想要恭迎北辰夜和鳳無心下車,可冇等走幾步就聽到馬車裡傳來女子嬌嗔的聲音,以及……搖晃得更加劇烈的馬車。

“老王爺……這……”

管家尷尬的回頭看了嶽清河一眼,大家都是成年人,自然明白馬車裡發生了什麼,還說呢麼。

“年輕人身體就是好。”

嶽清河笑了笑,揮了揮手示意眾人先退下。

轉身進入嶽王府之前,嶽清河還善意的提醒北辰夜和鳳無心要節製一些,王府已經準備好了飯菜,時間久了可就涼了。

“多謝嶽王爺好意,本王自當注意。”

“你注意個屁啊,還我錢,一個子兒都不能少。”

……

……

……

嶽王府,後宅。

鳳無心上一次來嶽王府,還是三天之前的事情。

當時給元柔兒剖宮產手術,救了她們母子二人的性命,成為嶽家的大功臣。

原本預計第二天來給元柔兒複查,結果遇到了意外,一睡就是三日之久。

輕輕地按壓著元柔兒腹部的傷口,鳳無心為她檢查著傷口癒合的情況,甚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恢複的不錯,記得在床上躺一段時間,便要下床活動活動。”

“還要多謝夜王妃當日出手相救,若不然我與麟兒便要一屍兩命了。”

元柔兒的臉色還透著些許的蒼白,一雙柔情似水的眼眸滿滿都是真誠的謝意。

看著為自己包紮傷口的鳳無心,元柔兒不由得紅了眼,淚水滴滴答答的順著眼角流了下來。

“怎麼還哭了?”

鳳無心拉來一把椅子坐在元柔兒的麵前,拿著卷帕擦拭著她眼角的淚水。

“讓你家那位看到了,還以為我醫術不精弄疼了你呢,不得宰了我呀。”

“噗……他敢!”

鳳無心的話逗的元柔兒破涕為笑,元柔兒伸出玉手輕輕地握著鳳無心的手,再一次表達著自己心中最為真是的感激。

“謝謝你,如果冇有你……我們一家三口怕是已經在黃泉相聚了。”

“與其謝我還不如謝你自己,當初冇有你贈飯之恩,我也不可能坐在這裡和你聊天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