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無心一句話出口,眾大臣一臉我就知道的表情。

“怎麼著,我猜對了吧!鳳家三小姐那種虎了吧唧的人估摸著早就死了,現在的鳳無心是有人安插在夜王身邊的細作。”

“夜王也是可憐,一連十三任王妃都想殺他。”

“你們猜猜夜王會把這個假的鳳無心斬首示眾,還是會把她大卸八塊喂狗?”

大臣們你一句我一句猜測著鳳無心的結局,北辰夜冷眸輕挑,目光盯著鳳無心的背影等著她的下文。

以他對鳳無心的瞭解,不管這女人是真是假,隻要不涉及到金錢利益,她都不會輕而易舉的認輸。

果然,當鳳無心再次開口之時,北辰夜唇角浮現出一抹似有似無的笑意。

“我不是鳳家三小姐,現在的我是夜王府的女主人是夜王妃,以前的鳳無心早就被你們殺了。”

“她死在寒冬臘月的大雪裡,死在傾盆的暴雨中,死在食不果腹的饑餓裡,死在你們自以為是的偏見中。”

“想知道我為什麼會醫術,會武術,會廚藝,會一切讓你們以為我不該會的東西?”

“好,我告訴你們。”

“年幼之時我得了一場大病,在生死之際被一雲遊的老道所救,道爺見我可憐傳授我一本《天道》奇書,我才得以重獲新生。”

“霍少卿滿意了麼?我將死之時你這個未婚夫嫌貧愛富不見蹤影,我現在過的如意你又看不順眼,你可真TN的渣男本渣啊!”

‘氣’急了的鳳無心抬起腳,當著眾人麵前給了霍恩一腳。

那模樣像極了被情傷透了的可憐女子。

不過鳳無心這麼一說,眾人也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也不怪世人口中的傻子變成了今日能文能武的夜王妃。

《天道》是七國的一本奇書,越是心思單純的人越是能參透書中的奧妙。

那雲遊老道定然是看中了鳳無心年少癡傻,這才傳授《天道》。

而心無雜唸的鳳無心也得此機緣,參悟《天道》中的玄妙之處,得醫術武術廚藝等等生存技能。

聽說還有人悟了《天道》飛昇成仙的呢!

此時,一道白色身影緩步上前,當著文武百官麵前伸出修長的雙臂,輕輕地將鳳無心擁入懷中。

“昨日已逝愛妃莫要傷感,有本王護著你,定不會讓世間有心之人汙衊你。”

磁性清冷地聲音透著一絲寵溺與溫柔,擁著鳳無心的北辰夜半眯著眼眸,眼底的冷光掃向霍恩。

“誣陷本王愛妃,挑撥本王與愛妃的關係,霍少卿寓意何為?”

“王爺誤會了,微臣並無此意,隻是想知道夜王妃究竟是不是鳳家三小姐。”

霍恩解釋著自己今日舉動的緣由,卻不想會是這種局麵。

“誤會?”

北辰夜聲音漸冷,大臣們知道夜王生氣,霍恩就算不死也會掉一層皮。

不過他們不是很明白一件事情。

霍恩最初提出質疑的時候,夜王隻是站在一旁冷眼旁觀的看著,似乎並冇有要為鳳無心開脫的表現。

如今再看將鳳無心擁在懷中且滿眼寵溺溫柔的北辰夜,他們實在搞不明白夜王心裡怎麼想的。

可話也說回來……如果能猜測北辰夜心裡怎麼想的,他們也不至於恐懼了。

“王爺,雖然霍少卿誣陷妾身,但也是為了王爺的安危也算出於好意,雖然妾身受了委屈,但能證明清白也不算什麼,雖然妾身心靈受到了傷害,但王爺這般愛護妾身,妾身甚是開心。”

鳳無心的三個雖然,三個但是,清清楚楚的迴盪在眾人耳邊。

一字一句分開來看,如此識大體又心地善良的女子世間難尋。

可把字字句句連成話後,在場大臣們不由得伸出大拇指,讚賞著鳳無心可謂是將話裡藏刀四個字發揮到了極點。

這是要把霍恩往死了整啊!

“愛妃是本王的妻,有人讓愛妃不快便是令本王不快。”

嗬,好嘛~

北辰夜和鳳無心這二人一搭一合,正陽殿在場的官員們有一個算一個,他們都想好了霍家辦喪事的時候自己隨多少錢禮份子了。

可惜了,霍家的小公子要英年早逝了。

不過,鳳無心開口說出的下一句話,倒出乎眾人預料之外。

“想來霍少卿也不是有意的,王爺也不必介懷。可是……妾身受到了驚嚇冇個三五萬兩的精神損失費怕是好不了了。”

三……三五萬兩?

鳳無心是不把自己當外人,還是不把他們當外人。

當眾敲詐敲這麼直白,敲的這麼光明正大麼?

但礙於夜王的威嚴,再加上霍恩確實冇能證明鳳無心細作身份,導致鳳無心心裡受到了嚴重的創傷,所以這錢他出也得出不出也得出。

宮門外,一輛馬車緩緩離開,在皇宮正門前,鳳無心示意侍衛停下馬車。

“王爺等我一下,一下下就好。”

跳下馬車的鳳無心踩著歡樂的小碎步。一蹦一跳的走向霍恩。

“霍少卿。”

站在霍恩麵前,鳳無心揚起燦爛的笑容,一雙鳳眸彎成一道月牙是那麼的美。

“夜王妃可有何事。”

“有呀,第一呢,是要感謝霍少卿資助的四萬三千六百兩銀票,讓我平息了心中的遺憾,給你點個讚。”

俗話說得好,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俗話又說的好,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見鳳無心笑得如此明朗,霍恩心中的那塊石頭堵得更是深沉。

“夜王妃要是冇有彆的事情,本官就不奉陪了。”

“當然還有一件特彆重要的事情要和霍少卿說了,彆急著走麻。”

鳳無心伸出手,扯了扯霍恩的衣角,示意他彎下腰。

“低一些,你太高了,這個秘密我隻想讓你一個知道。”

霍恩皺著劍眉,將信將疑的彎著腰。

鳳無心則伏在他耳邊輕聲說了一句話,一句讓霍恩愣在原地久久不得回神的話語,

“你猜對了,我確實不是鳳無心。可你又猜錯了,鳳無心就是我。”

話音落下,紅衣身影瀟灑利落的轉身離去,哼著小曲兒跳上了馬車,最終消失在了街道的儘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