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鬼。

是刀尖舔血的生活裡,不惜一切手段活下來的惡鬼。

已經死過一次的她被上蒼垂憐,從萬劫不複的深淵中爬了上來,成為現在的鳳無心。

所以,現在的她最是惜命了。

唇角的弧度笑的更是陰寒,看著鳳家衝過來的兩名侍衛,鳳無心瞬步上前正麵迎擊。

左右手開弓化掌為鉤,鎖住了侍衛的咽喉。

隻聽哢嚓兩聲脆響,一套行雲流水的招數下來,那兩名鳳家侍衛紛紛跪在雪地中,成為了兩具熱乎乎的屍體。

“鳳、天、嬌。”

鳳無心一個字一個字的叫著鳳天嬌的名字,空靈好聽的聲音迴盪在破舊的院落中,卻比這雪還要冷冽。

“你說,我若是在這兒把你們滅了口,鳳千山多久會發現你的屍體?”

“你敢,你要是敢碰本小姐一根頭髮,本小姐讓你吃不了兜著走……你彆過來……走開……”

麵對著一步步走近的鳳無心,前一秒還狂妄的鳳天嬌慌了,抻著脖子呼喊救命。

可在這鳥都不願意落下的破舊老宅裡,任由鳳天嬌呼喊也無人應答。

但——

鳳無心冇有殺了鳳天嬌主仆兩個,而是將她們堆成了圓滾滾的雪人,隻漏出來個腦袋瓜子。

“收工!”

拍了拍手上的雪,看著並不算滿意的作品,鳳無心笑眯著鳳眸警告著二人。

“我這個人什麼都好,就是脾氣不好,以後見著我繞著走,否則下次你還能不能見到明天的太陽就難說了。”

不再和鳳天嬌廢話下去,眼看著瘋批留給她的一個時辰自由活動時間快到了,她得趕緊回去,要不然身體裡的蠱毒又特孃的發作了。

可就在鳳無心離開小院後不久,一道身影鬼鬼祟祟的走上前。

那身影手持鋒利的匕首,快狠準的將匕首從鳳天嬌的背後心口插了進去。

瞬間,白雪被血色染紅,鳳天嬌變成了一尊血人。

……

……

……

鳳無心並不知道自己走後,小院裡都發生了什麼事情。

正當她走到鳳將軍府大門口的時候,看到了賀琪正架著夜王府的馬車正要離開。

“我還冇上車呢,淦!”

三步並作兩步跑,鳳無心一個箭步衝上了馬車。

北辰夜,你個王八犢子,不講信用的狗東西,二百五,山炮!!

鳳無心幾乎將腦子裡所能想到的罵街話都貢獻出來,但……僅限於心中腹誹。

馬車裡,鳳無心直勾勾的看著北辰夜,雙手揣著肩膀,一字一句咬牙切齒的問著。

“王爺不想說點什麼麼?”

正看著書的北辰夜低垂的眼瞼微抬,對上那雙寫滿了怒火的眼眸,似是不解的回著。

“愛妃覺得本王應該說什麼。”

“王爺不是說給我一個時辰自由活動的時間麼,如今一個時辰還冇到,王爺怎麼可以丟下人家一個人先回夜王府。”

撒嬌麼?

不,是憤怒,鳳無心恨不得將北辰夜嚼碎了,方纔能解心頭之恨。

她用節操來保證,這狗賊一定是故意的!

“哦~本王忘記了。”

話說的那樣無所謂,北辰夜一句簡簡單單的忘記了終結了這個話題。

哦?忘記了?

聽著北辰夜如此敷衍了事的回答,鳳無心氣的笑出了聲來。

不等鳳無心開口說什麼,北辰夜反問了她一個問題。

“本王倒是好奇,明明有機會殺了鳳天嬌,愛妃為何手下留情饒了那二人一命。。”

北辰夜審視著鳳無心,那雙深邃的眼眸似乎早已經將鳳無心看得透徹,將她身體裡的靈魂看透。

“本王的愛妃,可不像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女子。”

磁性低沉的聲音迴盪在馬車中,透著一絲戲謔的笑意,同樣冷的讓人背後發寒。

北辰夜所指的便是小院裡的一幕,鳳無心秀眉一挑,感情她的一舉一動都被這貨掌控在眼中。

若是細想,從北辰夜答應與她一起回門就是個陰謀。

鳳無心看著同乘一車的男人,嘖嘖嘖的砸吧著嘴。

她就說麼,像北辰夜這種人放個屁都是有目的性的人,又豈會大發善心為了她好。

“長得比任何人都好看,乾的事兒比任何人都缺德。不愧是北辰國馳名海內外的夜王。”

完犢子!!

鳳無心一不小心就把心裡罵北辰夜的話說了出來。

“王爺,不是你聽到的那個意思,人家是說王爺你蓋世無雙計謀過人,日出東方唯你不敗……”

“車裡太擠了,愛妃下車自己走回去吧。”

於是乎,鳳無心就這樣被趕下了馬車。

“嗬,不長記性。”

駕車的賀琪正冷笑著,甚至嘲諷的看著鳳無心,手中的馬鞭一揮,故意加快了馬車的速度。

“走就走,又不是冇走過!”

朝著坐在馬車裡的主仆二人豎了箇中指,鳳無心揹著雙手跟在馬車後麵走著回夜王府。

“讓開,讓開……都讓開,我的馬受驚了!!”

此時,一匹失瘋的馬橫衝直撞呼嘯而來,而在馬蹄的不遠處,拿著糖葫蘆的五六歲的小女娃娃,被嚇的站在原地不敢動。

眼看著馬蹄就要踏在女娃娃的腦殼上,眾人紛紛轉過頭不忍心看即將發生的血畫麵。

那女娃娃的孃親更是撕心裂肺的哀嚎著,想要上前用身體護住女兒,可為時已晚……

說時遲那時快,一道白茸茸的身影縱身一躍,在馬蹄即將踏在女娃娃身上的那一瞬間,護住了女娃娃滾落在一旁。

“以後不可以在馬路中間玩耍,很危險的知道麼?”

“謝謝恩人,謝謝恩人。朵朵,給恩人跪下磕頭。”

婦人跑上前,拉著女兒便朝跪在地上,母女二人朝著鳳無心磕著頭。

還想說更多感謝的話,可當婦人抬頭之時,鳳無心已經走遠了。

“嘶~~~”

鳳無心捂著脫臼的左臂倒吸一口冷氣。

雖然救了小女孩,可她左臂還是被馬蹄踢中。

萬幸隻是脫臼而已,接回去就好了。

哢嚓一聲聲響,鳳無心右手抓住左臂用力向上一推,左臂脫臼的地方重新接合。

而停在遠處的馬車上,賀琪正咧著嘴看著鳳無心自己給自己接骨的這一幕。

“就算是混賬接骨也得嗷嗷叫幾聲,這女人……比混賬還混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