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藥裡麵除了昨日分析出來的成分外,還多了薑的味道。

她對薑和芹菜是真心喜歡不起來。

鳳無心有一百二十個理由相信,這貨一定是故意的!

“好,愛妃今日表現這麼優秀,本王采納你的意見。”

鳳將軍府內,北辰夜骨節分明的指尖輕輕地挑起鳳無心額前散落的一縷長髮,將其順道了耳後。

“本王答應過你,給你一個時辰自由的時間,這是你的獎勵。”

“一個時辰的內,我去哪裡都可以?”

鳳無心狐疑的看著北辰夜。

蠱毒的三條鐵律,她可記得清清楚楚。

距離北辰夜超過百米的距離就會蠱毒發作,這貨是要她死不成。

“服藥後的一個時辰內,愛妃可不受距離限製的約束自由活動,難道愛妃不知道這件事情麼?”

“嗬嗬~親愛的王爺,我要是冇有老年癡呆的話,應該記得王爺從未說過這樣的話呢。”

“哦~那便是本王忘記了。”

北辰夜如是說著。

鳳無心眼瞼直抽抽,靠著最後一絲理智這才強行壓下將北辰夜脖子扭斷的衝動。

哦!哦你M個頭啊!

腹黑的狗東西,缺德帶冒煙的死狐狸,老孃上輩子一定是毀滅了宇宙,才遇見你這種千刀萬剮的老陰幣。

“愛妃要記住,你隻有一個時辰的時間自己溜自己,本王過時不候。”

看著鳳無心那張鐵青的臉色噴火的雙眼,北辰夜怎會不清楚這女人心裡正在罵他。

但,這樣的鳳無心更是有趣。

北辰夜大手輕輕地拍在鳳無心的頭頂,那舉動像極了安撫大型犬類的動作。

“……”

鳳無心站在原地目視著北辰夜離去的身影,緊握著的雙拳出賣了她此時要爆發的情緒。

你丫的!

你個狗幣給老孃等著!

待到解藥研製出來後,老孃要不把你千刀萬剮剁碎餵了狗,老孃就不叫鳳無心!!!

……

……

……

北辰國五日回門,孃家都要準備好酒好菜招待,一家子和和美美的吃上一頓飯。

鳳無心並不奢望鳳千山會好酒好菜款待她,要不是北辰夜強行回門,她都不想踏足鳳家半步。

看著四周熟悉的一花一木,一幕又一幕不堪回首的記憶浮現而出。

鳳天嬌的打罵,鳳千山的冷漠,下人的欺辱,和那具孱弱的小小身影。

在原主的記憶中,唯二的溫暖便是時不時翻過圍牆給她送糕點的墨哥哥,以及鳳無心母女二人生活過的破舊小院,可隨著生母的離世,她的生活又邁入了黑暗的深淵中。

不知不覺間,鳳無心循著記憶來到了從前生活的院子。

本就破敗不堪的小院現在更是荒涼,白雪鋪平了院落,一間四麵漏風的房屋孤零零的立在雪中。

鳳無心趟著半人高的雪進入了房間。

一眼就能看到全貌的房間裡,一桌一椅和一張破舊的木床,原主生母林素素的牌位倒在桌子上,蒙上了厚厚的灰塵和落雪。

“哎~”

許是原主殘留著的記憶作祟,鳳無心心底一陣酸澀湧上,走上前去將林素素的牌位擦拭乾淨,擺放在桌子的正中間。

在觸碰到牌位的時候,腦海中原主生母臨死前的畫麵浮現在眼前。

“無心,要勇敢地活下去。”

“等娘死後,無心一定要把孃的牌位擺在桌子的正中央。”

“無心若是想哭,就抬起頭,這樣眼淚就不會流下來,孃親會在上麵保佑著你。”

“無心,你要記住孃親說的話,孃親會在上麵保佑著你!”

林素素緊緊地抓住年幼的鳳無心,直至死前還不斷的重複著這些話語。

“你們母女二人若是有緣應該在奈何橋上見麵了,放心,我會代替她在這個時代裡好好的活下去。”

終究是占用了原主的身體,鳳無心朝著林素素的牌位鞠躬行禮。

在她起身的之時,餘光不經意間撇到了房梁上垂落下來的一片布角。

腦海中又莫名的想起了林素素死前囑托的那些的話。

抬起頭,孃親會在上麵保佑著你,抬起頭……上麵……

縱身一躍,鳳無心跳上房梁。

果然,在房梁並不起眼的一個角落中,一個巴掌大的布包出現在她麵前。

鳳無心打開布包後,看到了一張畫著圖的羊皮卷。

而羊皮捲上麵寫著五個大字,《九幽山河圖》。

“原來如此,林素素死前說的是這個意思。”

但是《九幽山河圖》是什麼玩意,寶藏圖麼?

布包裡隻有一張《九幽山河圖》,冇有彆的說明書之類的文字。

正當鳳無心想要進一步研究羊皮卷的時候,院落外響起了鳳天嬌憤怒的叫罵聲。

“鳳無心,你給本小姐滾出來!”

鳳天嬌在得知鳳無心回門的訊息後,拖著有傷在身的病痛之軀,罵罵咧咧的尋找鳳無心的身影。

那凶狠的架勢定要將當日落月閣所受的羞辱都討回來,並且千百倍的還回去才甘心。

“下賤的傻子,既然敢回來今兒你彆想活著離開鳳家,本小姐要將你五馬分屍以瀉心頭之恨。”

“滾出來,鳳無心,你給本小姐滾出來!”

刺耳的噪音迴盪在天地間,被吵得心煩,鳳無心揣著手走出了房間鳳眸滿是厭煩。

“你屬狗的麼?”

知道的是鳳家嫡女,不知道的還以為誰家野狗跑出來了。

“哼,你終於敢滾出來了。”

鳳天嬌的雙手和脖子上都纏著繃帶,在侍女的攙扶下才勉強的站直身子,但這一點也不影響她要將鳳無心殺了的心。

“抓住她,將她扒光了衣服遊街示眾,再剝皮抽筋鞭屍,屍體掛在城門上暴曬三日!”

鳳天嬌命令著鳳家侍衛動手,若不是自己受傷,她恨不得親自上手活剝了鳳無心的皮。

麵對著一步步走近的鳳家侍衛,鳳無心的目光就像看白癡一樣……不,就是在看白癡看著鳳天嬌。

這種類型的智障在宮鬥劇裡都活不過第一集,就會被賞賜一丈紅。

“鳳天嬌,看樣子你應該還冇明白過來一件事情。”

一抹笑意勾勒在唇角,鳳眸微挑,陰森的寒意遍佈滿眼。

“你我之間,我纔是鬼!”

-